”陈宜先说 扮美女与情敌网恋 储户遭异地盗刷

煤老板末日独白:曾豪赌黑金却赶上煤矿的末路 原文配图。     【推荐阅读】     最后的煤老板     黑金守望者     下沉的大柳塔   煤老板的末日独白   从进入煤炭行业开始,想全身而退就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对于依附于煤炭资源的个体经营者而言,曾经因煤而起的人生沉浮或许已经接近尾声。   文_本刊记者 王博 编辑_尹一杰 摄影_史小兵   陈宜先与这片土地结缘的理由只有一个,煤炭。   年过五旬的陈祖籍安徽淮北,37岁时生意失败,只身一人来到山西孝义。   之所以来山西,这个如今身家以亿计的私营煤炭矿主平静地回忆,“当初听人家说,到山西下煤矿只要肯吃苦就能生存。”   在山西扎根二十年,从下井工人到“煤老板”,陈宜先依然是个外地人。   凭着一股莽劲,陈在这个充斥着血腥与博弈的黑金江湖硬生生闯出了一条求生之路。即便几度外债缠身,甚至一度成为应对各路挑衅与械斗的带头“大哥”。陈说,他不后悔。   “我从来不后悔来了山西,做了煤矿生意,因为本来就是一无所有的人,还能比当初更惨吗。但是,这个煤矿开采完,我不会再碰。如果手里还能有个两三亿,就把剧本拍了。”陈宜先说,希望自己可以全身而退。   陈想用余下的钱拍一部自己曾经写的剧本,他说剧本的故事源自老家一个关于抗日英雄的传说。   陈对未来计划也还有另一种可能,“不回老家也可以,就在山西,找一个风景好的小乡村,承包一块地。这回不挖煤了,我想种药材。”   听他描述,能感受到他依旧想念数百公里以外的家乡,以及不易流露的疲惫。   闯山西   陈宜先年少辍学,他说自己并非不喜欢读书,只读自己感兴趣的,“最喜欢读的是《红顶商人胡雪岩》,还读《李嘉诚传》,只要是好的商业人物传记我都喜欢读。”   虽然崇拜商人,但陈宜先的第一份工作并不是经商,而是在老家的县乡镇企业局做贸易员,后来企业局被兼并,他去了一家粮油建筑工程公司做后勤,干了三年。   “那个时候总觉得这样的日子不是我想要的。”快到30岁时,陈宜先决定下海,“当时村里的人都到上海、广州、南宁等地卖蔬菜,我也去了。”   在上世纪90年代初那个草莽年代,几年积累,陈宜先挣了几十万。但好景不长,有限的资源空间下,为抢夺市场,各地蔬菜供应商大打出手,陈宜先也经常加入争斗。最后,供应商们为了打压对手强压价格,在价格战中,陈宜先赔得血本无归,小康之家也随之瓦解。34岁那一年,结发妻子离开了他,留下了四个女儿,最小的女儿还在襁褓之中。   回到老家后的四年里,陈宜先少有出门,整天整夜的不说话,他说,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没用过。“不出门就不用回答别人的问题。那些日子除了吃饭、睡觉,就是写剧本。”剧本的名字叫《乡魂》。四年内,他写了几十万字,当地政府领导看过后,想用一万元买下来,被他拒绝。   “我想自己拍。”他说。   陈宜先的父亲看着儿子除了关在家里写书什么也不干,以为他得了神精病,劝他出去闯闯。父亲对他说,“你出去吧,别窝在家里了。”四年没怎么踏出家门的陈宜先立刻就答应了。   “剧本写完了,就得挣钱把它拍出来。当时我身上一点本钱也没有,但听说,到山西下煤矿能挣钱,于是就买了张去太原的票。”陈宜先说。   2000年,陈宜先年近40岁,身无分文来到山西。他当时咨询过朋友拍这个电视剧约500万,计划着挣够拍的钱就走,怎么也没想到,山西,来了就是大半辈子。而当初失意时写的那个剧本,一直压在箱底,从他踏进煤矿的那一天开始就没再打开过。   陈宜先和老婆拿着与卓杏生签订的开采合同。手续齐全也免不了纷争不断   如今再回忆往事,很多细节陈宜先已经模糊。刚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时,陈宜先只记得走下火车剩下的钱只够买一张客车票,以及当时太原西站去往各地的客车争抢拉活的场面。   穿梭在人流中,人生地不熟的陈宜先没有明确的目的地,“这时就有人来拽我上车,我就想着,拉到哪算哪吧,只要有煤挖就行。”   山西省腹地偏西,吕梁山脉中段,是该省煤矿资源最丰富的城市之一孝义。一百多公里的颠簸,陈宜先在这里下了车。   “当时的孝义很穷,比我的家乡还不如,也没有‘煤老板’这个称呼,那都是2008年,煤炭行业大涨之后,煤老板都富起来才出现的称谓。”陈宜先说。   1998年至2000年,我国煤炭行业经历了一波下降周期。2000年,煤炭行业平均售价为130元 吨,而2008年,行情最好时,煤炭价格可以达到1100元 吨。有数据统计,2001年至2008年7月,八年间煤炭价格涨幅达到585%。   这是陈宜先油库里一个上了年纪的烧锅炉工人。原来是一个小山村的支书,当初大量运煤车通过这个村子都得付出“买路钱”。煤炭行业衰败后,他的生活日益拮据,陈就收留了他   到孝义的第一天,陈宜先马上找了一家煤矿。与很多十多岁到山西闯天下的年轻人不同,这时的陈宜先已经人至中年,个子不高,身材单薄,还是外地人,煤矿主根本不想雇他。   “两个月,不要钱,只要管吃管住就行,两个月后干得不好我立马走人。”陈宜先和矿主说。矿主最后同意留下他。   开始的工作是最苦的井下开采。   陈宜先说,“当时的采矿区条件特别差,根本没有听过什么机械化开采,深采区都是人工进去,煤窑里头顶上只用木头作梁柱支撑整个采矿区,冬天风大,一下到采矿区木头就吱吱响,好像随时都能折断,经常有石块从头上砸下来。我曾和一个刚来的四川工友一起下矿,他一路上和我吹牛,说挖煤快十年了,什么样的煤矿没见过。可是,刚进到矿坑,他就懵了,紧紧的跟在我后面,走得越深,越不说话。这时,突然掉下来一块大石,他来不及躲闪,砸到了头,是轻伤,人当时就吓得坐地上了,好久没站起来。”   司机、工程队工人、矿工,这些人对于陈宜先来说,既是帮手也是债主   陈宜先说起井下的经历像在描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,“一下煤矿,感觉命就不是自己的,上来了,就像捡回一条命。”在山西小煤矿关停前,矿工过的都是“刀口上讨生活”的日子,轻伤那是日后的谈资,也是一件幸运的值得欣慰的事情。   “我不懂当地话,也吃不惯当地的饭,没办法,吃不惯也得硬吃。”当时,煤矿工人住窑洞,中午吃饭,来自贵州、河南、山东、四川等地的矿工,每十多人围成一桌。   陈宜先以前在老家乡镇企业局工作时,曾经参与过矿区建设,对写报表、材料等一些文书工作多少有些经验。平时他和工友吃饭时,就会对矿区安全、矿井通风、设施改造等问题进行讨论,讨论完,他还写成材料跑去向矿主提意见。矿工们曾对陈宜先说,“你来当头吧,一看你就是当头的料。”   陈宜先干了不到两个月,煤矿主对他说,“你带班算了。”   矿主还给陈宜先发了薪水,3000元左右。这在当时,是小煤矿一线煤矿工人的工资平均水平。而在后来煤矿行情最好的时候,一个一线矿工的工资可以拿到每月2万。   当上工头后的陈宜先不用再经常下井,一年可以赚几十万元,无家无室的他平时吃住都在矿上,没有其它花销。积累了五六年,陈宜先存了数百万。   2006年,煤炭行业刚刚有点起色,陈宜先看到了机会,不再满足当工头,他要自己当矿长。   豪赌黑金   在煤炭行业,陈宜先攒下来的家底翻不起风浪。陈宜先开始找合伙人。   “有个夸张的说法,孝义随便一个地方,挖一铲子下去就是煤。2006年,煤炭行业上涨势头看好,在孝义连普通百姓都在自己屋后挖煤,投资合伙人当然好找。”陈宜先说。   陈宜先的朋友,因为30 0亩的煤炭纠纷无法开矿,经常中午到陈宜先的油库和他一起吃饭   这一年,2000万元就能买个年产20万吨以上的煤矿,陈宜先和别人合伙,一共买了三个年产20多万吨的矿。这一年,很多小煤矿开始赚大钱。   但由于多年来煤炭行业开采的混乱,全国矿难死亡人数居高不下,也正是这一时期,国务院开始颁布法令进行整改。一组公开数据显示,仅2004年全国矿难死亡人数就高达6027人,占全世界矿难死亡总人数的80%。面对煤矿业责权不清的乱象,2005年6月政府颁发了《国务院关于促进煤炭工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》。   “那时,很多中小煤老板四处借钱,对煤矿进行合规化改造,而国家要求产权清晰,他们就又到处奔走向亲戚、朋友们借钱,办各种手续,在山西,办这些手续,从上到下,都要打点。”陈宜先说。   2008年,煤炭行业最好的光景来了。   陈宜先清楚地记得,从2008年3、4月一直到11月,煤炭交易价格一小时一个样。“那时,电厂和洗煤厂买煤都是背着现金到矿厂排队交钱,那都排不上号,煤价最高时主焦煤可以卖到2000元 吨。”   暴利驱使下,此前国家出台的监管政策并没有给煤炭开采环境带来多大改变。产权清晰了,小煤矿依然乱开乱采,矿难依旧不断。   2008年,在山西等地几起大型矿难催生下,各地拉开了煤炭资源整合的大幕,从山西开始依次到内蒙古、陕西等煤炭大省,小煤矿要么被大量关停、要么以一个为中心兼并其它数个,同时开采方式也从之前的洞采变为露天开采。   来自国家安监局的数据显示,2008年全国计划关闭小煤矿864处、实际关闭1054处。累计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破坏资源环境、不符合产业政策的小煤矿12155处,淘汰落后能力约3亿吨。   “低于年产90万吨的煤矿国家都不让干了,我就把小矿卖给了民营大矿退了出来。”陈宜先说。此时,他已经从下井工人变成了腰缠数千万现金的富豪。   2009年,陈宜先休息了一年。“当时,早把要拍剧本的事忘了,就想着买一个更大的矿,再捞一笔就不干了。”   陈宜先清楚得很,2008年之后,年产90万吨以下的小矿除了被兼并就是关停,再买矿可不是自己手头这几千万就能解决的事。   2010年,陈宜先一边找曾经合作过的一家国企借到了一亿多,一边又通过亲戚、朋友筹了整整一个亿。   当年12月,陈宜先注资2亿元同一家名为山西昔阳安顺三都煤业公司的企业签订了合同。   “当时我进入时,煤炭价格还是600元 吨,原计划二三年内开采完,就能净赚六七亿元。”为了保险,陈宜先在买之前,还对煤矿的手续、煤矿质量进行了认真的考查,“全是无烟好煤”。  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此后的五年时间里,煤不但没有采多少,迎接他的却是一段充斥着械斗、抢夺地盘的惊险岁月。   陈宜先是从一个名叫卓杏生的人手里买下的煤矿。卓杏生是福建福清人,山西省天赐煤业有限公司董事长。山西煤老板中主要包括山西本地人、安徽人、福建人等,其中,卓杏生被福建煤老板奉为鼻祖式人物。   在山西,一个矿区分为多块采区,由不同的煤老板承包开采。2002年卓杏生开始从福清人手中融资收购煤矿。一般都是他先付购买煤矿的定金,然后拿着协议、意向去集资,煤矿到手后再倒卖给中小煤老板开采。许多小煤矿就这样在卓杏生手中进进出出。   一份《山西昔阳安顺三都煤业有限公司(90万吨 年)露天煤矿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方案》简本中显示,陈宜先参与的矿区整合后的井田面积为9.5623平方公里,生产能力为90万吨 年,开采方式为露天开采。   事实上,从2007年前后至今,昔阳三都露天煤矿就被划分为300至1000亩大小不等的若干采区,并先后出让给包括陈宜先在内的近20个买家,而现在同时施工的十多家中只有他一人来自安徽,其余全是福建人。   2012年9月,卓杏生因在山西开采煤矿非法集资、诈骗福建省福清市百姓存款四十多亿元,以及组织黑社会人员私藏枪械,与政府和警方对抗等原因被查。此后,安顺三都煤业所辖的各个地区也因地块开采、边界等问题冲突不断。   “2012年9月份,我们就因为打架停了产,整整停了一年。虽然有之前的合同在,但是,谁多了谁少了根本就扯不清。”陈宜先说。“就这样,小冲突不断,2014到2015年,煤矿开采也是时断时停,只要一开工,福建煤矿主就会来闹事。”   让陈宜先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交火是2015年6月15日,同矿区的两个福建矿主纠集了福建、河南等地200多名社会人员手持钢管、镐把等工具到陈宜先经营的矿区恐吓、打砸、纵火。事发现场的矿工回忆,这200人坐着大巴车统一来到矿上,穿着统一的衣服,现场还有指挥行动,喊口号的人。   陈宜先与福建人的几次对抗中,都没有占到便宜。看着施工工棚被推倒,吉普车被砸烂,采矿路被对方的挖掘机拦堵,矿工、司机头部、脸上缝合着数十针的伤口,陈宜先怒了。   “我不怕,就得跟他们干。”他说。   从进入煤炭行业开始,想全身而退就不是件容易的事。陈宜先花钱从河北雇了一批东北人工程队。每次冲突,他都会拨打一遍110,将事故通报给当地警察。此外,他还花钱雇了专门的摄影师,发生冲突时便留下影像。   他说,再打架,矿上有工人,还有工程队,他不用亲自上场了。   末路   在开往三都煤矿的路上,是和陈宜先最后一次见面。   这位身家过亿的煤老板,个子不高,身材微胖,穿着一件褐黄的皮夹克,沾了一层灰的羊皮鞋子很显眼的配着一双白袜子。若素不相识,几乎分辨不出他与平常路人有何区别。但对于他而言,曾经因煤而起的人生沉浮或许已经接近尾声。   2014年,陈宜先挖出的煤还能卖到每吨290元左右,开采一吨煤的成本是200元。但2015年,销售价格降到了100元左右。   “这几年打打停停,就算弄清了官司也挣不了多少钱了。即使这样还是得开工,虽然行情不好,但不开工就等于赔钱,欠的债要还,工程队的钱也要还,矿工们还得跟着我吃饭。”陈宜先说。   陈宜先目前的处境多少有些身不由己。他的煤矿因为受到滋扰,一直不能开采,无奈之下不得不把储煤厂租给了他人,用他的话来说,“能赚一点是一点。”   矿区内停着十几辆重型运输卡车,这是陈宜先此前为煤矿配套经营砸下几千万买的,但基本没怎么投入使用。现在,矿工们住的地方也已经被封,人去楼空。在工人住的宿舍区旁边,停着一辆被烧毁的商务车,陈宜先说,这辆车是直接被土炸药炸毁的。   2015年的多次纷争中,陈宜先的矿工被打得四处逃窜。工地上多部车被砸烂。陈宜先不让别人动,砸烂的车就停在路边   事实上,地方势力的内斗仅仅是陈宜先当前处境的原因之一,煤炭行业的持续萎靡,以及新一轮的整合政策都倒逼着他不得不寻求出路。   陈宜先说,国内煤炭行业不景气不是购买力下降,而是产能过剩造成的,“我们的煤都可以卖得出去,只是价格太低,国家肯定是要调整的,煤价还要涨,只是不可能涨到原来的价格。国外也一样,经济总要有支撑点。只不过现在国内经济实在不景气,这就跟人一样,还没有缓过劲。一般来说,6年一个轮回,从2012年到现在,就快到一个轮回了。”   2012年,煤矿开采最不顺利时,陈宜先拿出几千万开了一家农业科技研究公司。   “我一直在研究渗灌技术。山西土质本来就不适宜耕种,煤炭开采完矿区就是荒田根本不能用,如果地下灌水技术研究好,我就能把采完煤的土地再利用,种上庄稼或者是药材,把荒地变成良田。”陈宜先说。   2015年夏天,他还多次前往杭州与北京,同阿里巴巴的云计算、大数据业务部门谈合作。陈宜先说,自己很推崇马云,认为马云很会做生意。   陈宜先目前的处境多少有些身不由己。他的煤矿因为受到滋扰,一直不能开采。也许对于他而言,曾经因煤而起的人生沉浮已经接近尾声了   他说,想找一个村子,或者一小块地,就是自己现在的煤矿区也行,试着种名贵药材,利用电子商务平台把药材销售到全球各地。这些陈宜先都似懂非懂,但他却兴趣很大,“如果发展得好,就可以做大,一个村子都种药材也是可以的,有自己的数据中心、电子商务平台,农民也能有更多的活干,不像现在,离了煤就活不下去。”   陈宜先早年写的剧本仍然压在箱底。 进入【新浪财经股吧】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