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冬“谋杀”羽绒行业 – 暖冬 羽绒服 服装 – 中国服装网-www.huangse.com

  沈阳市服装协会秘书长娄敬洪说:羽绒服市场受到暖冬的冲击最大,保守来看,全国有1/3的小品牌或将倒闭

  在法国巴黎专门批发服装的浙江商人说:“没有想到,欧洲的刺猬不冬眠,能让我们受到这么大的损失!”

  世界经济论坛2007年年会不久前在达沃斯落幕,会议指出,气候变化是21世纪全球面临的最严重挑战之一。

  与此同时,在万里之外的中国内蒙古包头市,一位名为张晓燕的女孩正在为“全球变暖”烦心,她是国内最大羽绒服生产企业――波司登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名一线销售人员。

  “2006年,波司登在包头的销售额约为6000万元左右,每天的销售额约11万元,从表面上看,销售额与预期相比,似乎相差不大,但由于暖冬的原因,羽绒服在正季的价格当作反季来销售,每件的销售单价下降了60~70元左右。自然,公司的利润率被摊薄了。”张晓燕昨天在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采访时如是说。

  羽绒行业的焦躁

  波司登是中国规模最大、集科研、设计、生产、加工、销售于一体的羽绒服装企业,现有江苏波司登、江苏雪中飞、山东康博三大羽绒服生产基地,员工16000余名。

  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对于以波司登为代表的羽绒服生产、销售企业来说,并不是一段美好的记忆。最温暖的冬天使他们的如意算盘多数落空,“羽绒兵团”败走暖冬。

  “从1月24日到2月初,波司登每天在重庆的销售仅为500件,比12月份下降了60%。”波司登销售负责人宁先生介绍,“本以为今年可以多卖点,没有想到,在没有什么征兆的情况下,1月24日太阳就出来了,今天还在继续照耀。”卢先生本计划通过一系列促销手段,将销售收入比去年增长3倍,但是这个计划明显被气温上升给搅黄了。

  “不仅是波司登,国内外的羽毛(绒)生产、加工、销售企业都面临同样的问题。”张晓燕告诉记者,公司正在积极调整,产品形态也在转型,比如,减少羽绒服的填充物、探索时装化等。

  连累产业链

  羽绒服滞销,作为上游企业的原料厂也受到牵累。由于暖冬,在西部最大的羽绒制造基地重庆铜梁县,约20家羽绒厂已有过半提前歇业,停产的时间多数集中在本月2日前后。

  铜梁川岛羽绒厂吕老板透露,2005年同期,质量较好的羽绒能卖到20万元/吨,2006年每吨只卖到了16万元。“我每月的生产成本近5万元,只能通过低价尽快销售完库存。保守估计,我已经亏了100多万元。”

  距离包头千里之外的东北门户城市沈阳,平均气温升温2.3℃,单日气温创同期最高纪录。

  沈阳市羽绒服的销售量占全国市场份额的1/16,该市第一家SHOPPING MALL――兴隆大家庭,营业面积近20万平方米,坐落于东北第一街――沈阳中街,是羽绒服行业的“晴雨表”。

  本报记者从该商场对外发布的各项促销信息来看,受到“暖冬效应”的影响,羽绒服纷纷价格跳水以冀望拉动销售颓势:2006年11月7日~11月16日,全市统一价,买羽绒服,送羽绒被,每天500条,十天5000条。名牌羽绒服打出“一降到底”促销广告,原价588元以上的羽绒服,已经卖到199元~299元,最贵的也就400元左右。

  兴隆大家庭羽绒世界专卖区经理王爱国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称:“今年的羽绒服市场受暖冬气候的影响非常大,商场羽绒服的销售一直不断进行打折、促销活动,即使这样,也只达到预期销售额的2/3。”

  沈阳服装协会羽绒服专业委员会的赵主任透露,沈阳市2006年的羽绒服销售量,比往年减少约30%。

  而沈阳市服装协会秘书长娄敬洪说:羽绒服市场受到暖冬的冲击最大,保守来看,全国有1/3的小品牌或将倒闭。

  全球同此冷暖

  王爱国粗略估算了全国的羽绒服市场:今年将多积压200多亿元的羽绒服产品,约8000多万件。按此计算,沈阳今年将比往年多积压12.5亿元左右的产品,约500万余件。

  暖冬严重冲击了中国羽绒服市场的商业秩序,同样,欧洲国家也难以幸免于难。据土耳其《今天时代报》2月1日报道,土耳其服装业目前正经受全球气候变暖所带来的严重打击。土耳其服装生产商协会主席艾努尔?贝克塔什说,由于暖冬,土耳其2007年冬季服装销量与往年相比大幅下跌。许多经营冬季服装的商家蒙受巨大损失,资产减少了近30%。

  贝克塔什指出,全球气候变暖将迫使服装生产厂商在宏观经济范围内进行重新调整,但是仅依靠他们自身无法克服困难,政府应及时干预并进行引导。

  刚刚过去的欧洲暖冬,就连爱沙尼亚的熊和英国的刺猬都不肯冬眠。与此同时,浙江、上海的部分服装制造商和出口商感到了阵阵“寒冷”。在法国巴黎专门批发服装的浙江商人说:“没有想到,欧洲的刺猬不冬眠,能让我们受到这么大的损失!”

  从去年11月份到目前,他们冬装的批发量几乎下降了60%。随着气温迟迟不下降,巴黎的消费者推迟了购买大衣、毛衣、羽绒服等冬季服装的时间,大多数人准备等到开春减价期再购买。

  另据上海某贸易公司出口部一位负责人介绍,从去年11月份开始,他们的出口批发量下降了40%,“原先跟生产厂家签订的合同,也不得不因为欧洲的销量而有所改变。”(王晓东 叶国靖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